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党委书记魏启文介绍:“2018年,我国植保无人机市场保有量突破3万架,无人机航空"/>

航空植保方兴未艾,施药技术是其健康发展的核

浏览量:979 时间:2018-11-29

style="TEXT-ALIGN: left; LINE-HEIGHT: 160%; MARGIN-TOP: 10px; TEXT-INDENT: 2em; FONT-FAMILY: ">

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党委书记魏启文介绍:“2018年,我国植保无人机市场保有量突破3万架,无人机航空植保总作业面积突破2.67亿亩次,农药施用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时期!为全面推进精准施药技术的发展,2018年全国农技中心联合中国农业大学、国家地面自走式植保机械科技创新联盟在20个省开展了地面自走式植保机械标准化作业;联合华南农业大学、中国农科院植保所、国家航空植保科技创新联盟在6个省开展了7场植保无人机与飞防药剂助剂联合测试工作,为高效植保机械精准施药技术的集成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撑。下一步,全国农技中心将与有关科研、教学、推广以及广大农药药械企业联合攻关,集成示范展示精准植保、精准施药技术体系。

中国农业大学植保机械与施药技术中心主任何雄奎教授:中国距离精准施药还有很大差距,如何把精准施药技术应用起来,产品质量、关键工作部件、作业质量与可靠性是精准施药技术与装备的研发关键;雾化、沉积、飘失等农药雾滴沉积利用率提高是下一步深入研究的目标,精准变量施药技术仍需要大规模的田间试验生产性验证,来提高植保机械的轻简化、实用化水平。

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袁会珠老师:“10年前,我们国家最初立项研发植保无人机的目的,是为了解决丘陵地区打药难的问题。而现在来看,3亿亩次的作业面积,有70%-80%分布在平原地区,看来飞防是适用于平整的平原地区的。在日本,飞防药剂登记占所有登记农药品种的6.2%,主要登记剂型有:乳油、悬浮剂、水分散粒剂;在韩国,飞防药剂登记已有110多种,主要登记剂型有:悬浮剂、乳油及悬乳剂、微乳剂、可湿性粒剂、颗粒剂。而在中国,3亿亩次的飞防作业面积,没有一款农药登记用于植保无人机。建议在植保无人机应用技术研究中,一定要把防效做扎实后,再推广下去。

农业航空植保,新形势下的必然产物

航空植保方兴未艾,是新的农业农村形势下的必然产物,是广袤农村的市场刚需;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也策应了这一新兴产业的迅猛发展。据全国农技中心药械处郭永旺副处长介绍,我国农业航空植保技术的发展主要得益于:政策支持、领导重视、企业自主创新、技术创新、田间应用推广等。

农业航空植保包括通用航空植保和植保无人机两大类,主要作业于水稻、玉米、小麦等作物。2017年,我国拥有通用航空企业400多家,航空器达2,776架,其中,可从事农业航空作业的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400多架。近3年来,我国通用航空植保的年作业面积基本稳定在4,000万亩次的水平上。

通用航空植保的止步不前,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植保无人机发展势头的妥协。目前,我国专业化组织购买的可使用无人机达30,478架,总作业面积26,659万亩次。2017年,我国无人机生产企业约250家;加上配套电池、飞控等配件企业共计400多家。

农业航空植保的发展日新月异,航空器更新换代很快,操作人员人为因素的影响越来越小。通用航空植保的技术进步表现在:飞到位、施得准、雾化好、有依据、全程可控等;植保无人机的稳定性也越来越好,可以自动避障、仿地飞行,甚至能夜间作业,其优势包括:能够提高药液沉积量、实现智能化精准施药、实现人机分离减少劳动强度、提高作业效率、减少农药中毒的发生,从而达到提高农药利用率的目的。

诚然,农业航空植保还有许多急需解决的问题。从应用层面看,包括喷液量与病虫害发生程度的关系,采用专用、定制化制剂的问题,对环境和生态的影响,助剂的选择和使用,事故的鉴定等。从技术层面看,还存在施药设备、技术理论研究、航空植保与环境评估等问题。从管理层面来看,还存在管理主体、标准制定、从业人员条件等问题。这些问题的逐步解决,将会推动我国农业航空植保事业走向成熟,迈上新的高度。

总之,航空植保是“人、机、剂、技”四位一体的技术集成;施药技术是航空植保能否健康发展的核心。

综合信息来源于《农药快讯》《现代农药》柏亚罗,及刘千里的飞防降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