汪毅夫:台湾旧诗和现代生活里的“三正”

浏览量:392 时间:2018-02-07

中评社香港2月7日电(作者 汪毅夫)王力教授主编的《古代汉语》(中华书局1963年10月版)说:“春秋战国时期有所谓的夏历、殷历和周历,三者主要的区别在于岁首的月建不同,所以叫做三正。周历以通常冬至所在的建子之月(即夏历的十一月)为岁首,殷历以建丑之月(相当于夏历的十二月)为岁首,夏历以建寅之月(即后世通常所说的阴历正月)为岁首。周历比殷历早一个月,比夏历早两个月。”夏历较为合于农时,故又称农历。

关于周历,郑大枢《台湾风物吟》有诗并注曰:“一阳初动岁初添,地暖长春不裹棉。糯米为丸粘饷耗,日中视咎卜丰年(冬至日,以糯米为丸,祀神祭祖,合家同食,谓之添岁。门扉器物,各粘一丸,谓之饷耗)”;朱仕玠《瀛涯渔唱》有诗曰:“南至阳生气尽苏,恨无飞雪点红炉。团圆坐饮称添岁,一幅升平海外图”。在台湾的岁时节庆里,冬至仍然是一个重要的节日,俗语话“冬至大如年”可证其重要性也。

关于殷历,朱仕玠《瀛涯渔唱》有注曰:“台俗,以六月朔或望日,家杂红曲于米粉为丸,曰半年丸”;郑大枢 《台湾风物吟》有诗曰:“六月家家做半年,红糖团馅大于钱。娇儿痴女频欢乐,金故丁冬闹暑天”。六月做半年,是从以十二月为正月的殷历而来的。俗语话“不是冬至也要搓丸” 说的正是半年节、说的正是殷历。

至于夏历,丘逢甲《台湾竹枝词》有句曰:“开正喜复开春宴,赢得诗狂酒更颠”。类此描写夏历新正热闹场景的诗句不胜枚举。俗语话“年兜时节”说的是以夏历正月初一为中心的前、后十五天,人们开始“忙年”、“做年”、“过年”、“贺年”、“拜年”。

“春秋战国时期”于今是多么久远的“古早时”,其时的“三正”在台湾旧诗和现代生活里尚有完整的遗存。

奉劝忙于“去中国化”的人,别瞎忙了,好好的过个年,好好的做个有年有节、有礼有数、有大有小、有规有矩的中国人罢。

2018年1月6日记于北京

(作者汪毅夫系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)